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巍澜】夏日汽水『正文●贰』[校园梗,谈个恋爱吧~]

表面乖乖小可爱实则一方校霸群架翘课不在怕的体力真好攻x表面学渣流氓实则学霸三好学生行为规范身娇受
强行设定,ooc属于我。

这章憋了好久啊,感情线终于给我推进一大步了,下章红姐粉头预警。面面要出现,不骨科,有冲突。

————————

不出所料,沈巍进了学生会,无论是气质还是颜值都让人折服,再三推脱之下当了学生会副主席。

学生会主席相当看重他,毕竟自大四快毕业了,是该培养一下接班人了,于是学生会负责的校运动会方面就全权交给了他。

赵云澜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笑得合不拢嘴,眨着眼手一挥,“走~哥哥带你去撸串。”其实细算起来,沈巍比赵云澜还大了两个月。

可赵云澜总是把他放在应该被自己保护的位置。

沈巍看着他,嘴角不自觉抿起了微笑。

后面跟着起哄的男生,也挡不住赵云澜拉着他的手走在最前面,自成结界。

那天吃到了很晚,不知谁买了十几瓶啤酒,几个高中生仗着年轻气盛,多喝了几口,个个烂醉如泥,赵云澜甚至拉着微醉的沈巍唱了几首情歌。

不知是谁一贯的毛病,摇摇晃晃的录下来了,像素堪比小电影,然后习以为常又或许是手抖的上传空间了。

赵云澜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打车回家的,只能感觉到有人牢牢握着他的手腕,从那里传来宛如冰封气息意外的令人安心。

也好像有人,混合着淡淡的酒气,在夜色中一闪而过“我喜欢你。”等到他去努力细细听时,连尾巴也没有抓住。





幸而九月的尾巴还在。

两校联会举行了。沈巍天天忙的可以,组织人员安排场地,负责接待练习之类的,经常需要牺牲自习课和下课时间,本来就不太爱听课,这下除了生物成绩一直遥遥领先班里其他人,其他科目都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别人到没怎么注意,赵云澜就有点心虚,毕竟当初是自己半哄半骗让人去的学生会,这下便义不容辞的承担起来为沈巍同学弥补他丢失的知识点的责任。

可是每当他凑近沈巍的时候,那人的耳尖总会窜起一小团火,烧得心痒,惹得赵云澜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笑,边笑边说:“小巍~真是个大宝贝。”

笑得灿烂的他自然忽略了自家美人一闪而过暗了片刻的眼瞳。

却被后座的祝红全盘收进了眼底,这段时间她也看清了,能制服赵云澜这种自撩不自觉的人的人也只有沈巍了。她甚至还有点如释重负的窃喜,唯一被沈巍“扮猪吃老虎”的表象对付的,也只有赵云澜了。

其他人,在看见沈巍面不改色举起两个男生无可奈何的80KG重物从容不迫搬进学生会办公室的壮举之后,那些捕风捉影什么沈巍单挑二十多人揍进医院的传闻,似乎有点可信了。

连带着对赵云澜都有些敬畏。

赵云澜这等浪荡在各层吃香的人物,这类消息也听得完全,但他看着美人无辜的大眼睛,毫无犹豫的认定了那些不过是造谣。

对,是造谣。

呵,没事,我罩着。



赵云澜平日交际甚广,簇拥他,追捧他的人不在少数。这次两校联会自然免不了多报几项,老师都忍不住给他放宽了规定。

“赵云澜,你看看大家这么期待你,你就再报两项试试吧。”

体育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调侃地说。

赵云澜叼着嘴里的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行啊,我随便。”

沈巍在旁边听了,皱了皱眉头。

男生们起哄不停。

运动会不过五天,去掉开幕闭幕,和最后一天的团体比赛,也就三天比赛。每个人限报三项,而赵云澜一个人报了五项。

旁人不清楚,沈巍对赵云澜的体能却是一清二楚,虽说看起来比正常人强了不少,但实则只能勉勉强强负担起五项运动的损耗,对身体损耗太大,更何况又必须要拿出像样的成绩。

“老师,这恐怕对赵云澜的身体不好。”

沈巍淡淡地开口。

不仅是体育老师,一边与几个男生开玩笑的赵云澜都愣住了。

沈巍虽说风评极端,但平时学校表现也算是中规中矩,老师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这次公然呛老师,却真真是头一回,让人拿不定主意。

赵云澜连忙堆起笑容,搂住了沈巍,“没事,小巍,我可以的,别担心~”

气氛微微缓和了一下,大家当无事发生刚准备岔开话题,沈巍推了推眼镜,语气带上了从未有过的冰冷。

“不许去。”

赵云澜明显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望着沈巍,一时讲不出话来。

体育老师的脸色也开始不好起来。

沈巍好似一点也没感受到微妙的氛围,还准备继续说下去。

赵云澜一把拽过他,笑呵呵的说:“没事没事,老师我跟他谈谈哈,大家继续玩!”

一边扯着沈巍往人群远处操场的小树林走,赵云澜刚停下步伐,一路一言不发的沈巍就甩开了他的手。

赵云澜看着沈巍只对自己柔和下来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沈巍啊沈巍,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赵云澜,不要那自己身体做赌注。”

其实沈巍对外人对么无所谓,在对上赵云澜的目光时,仍然像当年那样,茫然,无措,等着人牵起他的手引领他走向一条出路。

沈巍莫名地心里没底。

他似乎没有什么立场这么要求,这么命令赵云澜因为他改变主意。但他必须说出来,不会再重复当初无法表达的遗憾。

赵云澜笑了笑,“怎么,不相信我?”

沈巍抿着唇,不说话。

也许是地点的暧昧,或者是17岁的阳光太温和,赵云澜拉起沈巍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信我,好吗?大宝贝。”

从手心里,传来他期盼万年的,鼓动心跳——砰,砰,砰……





沈巍的手颤抖了,连带着细长浓密的睫毛。



评论(12)
热度(116)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