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海深】宠 [2]

老是被人挖坟第一篇……[捂脸]一看热度都320了。

好,你们赢了!我填坑还不行吗!爆字数惹。

预警   预警   预警      或许3p

————————


毕忠良坐在桌前,手一下一下敲着桌面,眼神飘忽不定,却看也没看眼前吊儿郎当坐姿早就不耐烦的陈深。

他不介意陈深多跟唐山海接触接触,这个唐山海城府很深,有时候毕忠良也摸不清唐山海的想法,但他内心又觉得隐隐的不安。

医院的那一晚,他想了很多,最终的问题依旧使他闷着火。

他应该相信陈深吗?




“我说老毕,你从狗房回来就一直在想事情,要没我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陈深瞥了毕忠良一眼,半是不耐烦的说。毕忠良在怀疑他。他能感觉到。可偏偏这时候不能有所作为,反而是现在,应该更加肆无忌惮。

手腕被措不及防的扣住,陈深一个不妨向前俯身过去,半个身体都趴在了黑漆木桌上。

动作太大,领口的扣子本就没有扣好,一下崩了开来,露出里面大片白皙肌肤,缱绻惹人遐想。

男人直勾勾的目光太过直白。

陈深莫名慌了神,但他很快平静了内心,想收回自己的手,不知是怎么了,竟没有挣脱开来。

不施粉黛而自媚的唇角被咬出了艳丽的一痕。陈深低着头,几缕偏淡的碎发点在额头,挠的人心痒。

毕忠良一手扣着陈深,另一只手慢条斯理地把那人崩开的扣子扣上,慢悠悠像是把没到时宜就开封的礼物藏回去。

毕竟好东西,到最好的时刻享用才是最美味的。

“你这几天到唐山海家去看看,最好留宿一晚,我看,就明天吧,在他家里睡一晚上,后天来跟我报告。”

陈深猛地抬头盯着毕忠良,眼底是愤怒,也是木然,混在一起教人分不清色彩,可这情绪落在美貌如斯的陈深脸上,只拨得一个撩意。


“就这么定了。”毕忠良松开手。

“哦?”

陈深不怒反笑。

“那如果我跟他睡了,还要跟你描述细节吗?”


他站起身,理了理领口,转身抬腿欲走。身后冷冷的话却仿佛冻结了一切。

“那今天晚上……哥哥先给你开苞?”

那一瞬间,血从头冷到脚。

在陈深反应过来之前,自己的指甲已经掐进了肉里。

他回过身,想看看那个被自己当成兄长的人究竟是怎样的无情。



而毕忠良风平浪静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刚刚温好的花雕酒,迎着陈深的目光甚至还微微笑了笑。

“不是我不顾兄弟情。陈深,你最近花招耍的太多了。”

回应这句话的,是冰凉强硬的摔门声。

半天,房间里似有似无的一声轻叹。








几乎整个处里当晚都知道陈深和毕处长吵了架。但瞅着陈深少有的晦暗神色,就算是平日再嬉皮笑脸的人也不敢询问。






扁头摸着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呀,不就是好兄弟有了矛盾吗!应该没事,头儿这么聪明的人肯定没事……………………………………扁头还是杵在门口不敢进去,看见唐队长恰好出任务回来,忙回身喊:“唐队!”


唐山海路上听人说了处里的事,以为不过是起了口角,也没太往心里去。刚打开门想喝口水再考虑中央的任务,就被扁头喊住了,他撇过头,笑着靠在门上。

“怎么了?”

扁头一脸为难的过来,“头儿生了半天气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劝,唐队长能不能帮个忙。”

虽然唐队长才来不久,但扁头看得出他处事稳重,处里的人跟他关系还都不错,而且看样子唐队长挺喜欢缠着头儿的,感觉吧,头儿也不太反感。于是扁头可怜兮兮的来求救。

“好啊,让我哄哄陈深,你给我什么报酬?”唐山海觉得这个提议也不错,正合了他的意。“'这样明儿帮我买一束花,挑你头儿喜欢的。钱到我那报销。”

扁头自然愿意这份闲差,“诶,好!”等等!…………哪里不对劲?

唐山海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陈深闷闷的声音,“不见!”

然后唐山海心安理得的开了门走了进去,顺手把门关上了,还好心朝着陈深问了声,“要不要锁上?”

陈深:“………………”

总是拿比自己还不要脸的人没辙。



熟轻就路的拉开椅子坐下,唐山海拿出雪茄点燃了,歪头示意陈深要不要。

陈深正恼着,也想抽根,伸出手准备接着,也没看唐山海,嘴却是下意识张开了。

然后一根烟就塞了进来。

低头一看,是唐山海的手,塞进嘴里的是刚刚唐山海自己抽的那根。

抬头望过去,唐山海还是那副体贴的模样,“怎么样,好吃吗?嗯?”




意有所指。






还没走远的扁头听见自家队长办公室里传来摔椅子的声音,很大。

想了想貌似唐队长在里面。




扁头:“??????????????????????????????”











评论(17)
热度(153)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