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薛晓】我非草木 『引』 [现代,失忆,半囚禁]

试一下,占有欲很强的医生薛x警官晓。
大概就是由于警官晓的一次意外失忆促发的jq。

高考刚回来。就迫不及待写起来了~

有点污。
————————

滴。滴。滴。

昏暗的卧室里,晓星尘茫然无错的抱膝坐在床上。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想开口叫人,但发出的声音细如蚊。确认了一下身体,有点虚弱但很健康,显然是呆在屋子里太久了。没有被束缚自由,应该不是绑架,但卧室的门紧锁着,总给他不太好的预感。


大概在他醒来的五分钟后,门传来的声音。

反应还算快?

他环视了四周,发现了几个针孔摄像头,不算多,但足以把屋里个个角度照的清楚,尤其是床上。

一切都诡异到了极点。

门开了。

走进来一个俊美近乎邪气的男孩,说是男孩也不过是为他那眼瞳里闪过的孩童般的稚气。

“薛……洋?”

认出了眼前的人,晓星尘有些松了口气,他的揣测隐隐有点眉目了。

薛洋没有开口,而且越走越近,进到呼吸可以接触的地方,晓星尘不安的往后倾了倾身体,他才停了下来,叹了口气。

说不上是惋惜还是喜悦。

“小星星你终于恢复了一点记忆?”

听到这个称呼晓星尘有点呆滞,脑海里过滤了一下信息,他迟疑的说:“我失忆了?是因为什么?”

薛洋自然而然的搂住了他的细腰,他越往后退,薛洋就越进一尺,直到把晓星尘整个人压在柔软的大床上,把头埋进了天鹅般优雅的颈间细细地嗅着。

晓星尘早僵硬了身体,半响才听见薛洋懒洋洋的说:“失忆的时候多好,随便摸都不碍事,一脸良家妇女的羞涩模样,艹狠了还会哭着喊好哥哥不要了。”

“我的好警官,我真想把你锁在这床上,每天等我来上你。”

薛洋伸出舌头舔了舔那红透了的耳垂,又不甘心的用虎牙咬了咬。

“像你前几天那样。”

晓星尘被这露骨的话说得羞愧难当,幸而他对薛洋的品性还有许些映像,少不得忍耐着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先说清楚。”

“啧。”

薛晓不耐烦的扯开了晓星尘身上松垮垮的睡衣,露出里面大片白皙的肌肤,上面布满了青紫咬痕,那两个小点可怜兮兮的在空气里,显然被好好疼爱过。
眼神暗了,手底也不老实起来。

晓星尘被他几乎把玩的手法欺负的眼角沁出了泪。想推开,手上力气不够,又不忍心推狠了,只能等他欺负够了再告诉自己。

失忆之前的晓星尘未经人事,也不太懂这欺负够是什么程度,现在恢复了一点记忆自然把失忆时候的事情忘了,才给了薛洋一逞欲望的机会。

看见自家警官隐忍的模样,小薛洋显得更兴奋了。




评论(1)
热度(71)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