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深】祝大家鸡年大吉吧!(么么哒)

伪更】

小姐姐说,不能这样!

陈深委委屈屈的把鞭炮放下,攥在手心里的火柴被小姐姐皱着眉头拿了下去。

“女孩子,玩什么鞭炮?!”

呃?

好像哪里不对。

但被牵住手的陈深光顾着红脸,也没在意,小姐姐穿着红色的棉袄,眉毛英气极了,板起脸来也好看。

兴许是注意到他的委屈不甘心。

小姐姐犹豫了一下,轻轻弯腰,蜻蜓点水一般,吻了吻他的脸颊。

半边脸烧的通红,他捂住脸往后退,抵到了墙。

小姐姐不开心,又凑过来吻他额头。

他吓得怔在原地,没敢动。

红潮,白瓷一般的精致小脸,毕忠良低头看看,喜欢的不行,由衷的说:

“妹子你真漂亮。”









现在他被一下下撞的抵上墙,脚背绷得直,濒死的鱼背般光滑,不得不大口喘气,挣扎躲过猛烈的运动。
酸痛,和一点点快,  感。

生理性泪水流出来,他下意识摇着头囔囔说:“不要了……要坏了……”


多年前一样。

男人低低的笑了,咬上他敏 感过分的喉结,模糊不清的说:

“陈深,你真漂亮。”

修长白皙的身子上,全是自己留下的痕迹,se情靡然,白色甚至溢出了一点。

“我给你的,得好好收好啊兄弟。”

带茧的手,顺着细缝挤进去。




陈深哭喊着出来了,软在毕忠良的怀抱里,不是他不想从男人怀里出来,而是动一下,那个东西,就大一圈。
咬着牙,他被迫接受了蜻蜓点水的吻,然后逐渐深入到几乎窒息。









评论(5)
热度(60)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