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深衍生】Star 〔徐天x星宇〕



星宇不开心。

助理犯难了,我的小祖宗,也不敢吱声。化妆师拿着粉饼的手也在抖,“星宇……你配合一下?”

镜子里的人瘪嘴,摆正了姿势,让化妆师化妆。

周围人松了口气。 还好,小祖宗还有点责任感。



那边罪魁祸首总算来了。

门咔嚓一响。

星宇头也不回,面容冷峻。无奈他的表情配上白嫩的脸,怎么看怎么像撒娇。

“晚了2分14秒37。”

化妆师适时地收好画笔和镜子,退了半步。

大家不约而同让开一条道。

很好,星宇很满意。

他蹭地站起来,椅子大弧度摆了一下,差点狼狈跌倒。没人笑出声,但漏气声整齐划一根本憋不住。星宇脸有点红,然而怎么说,也是演过这么多家喻户晓电视剧的当红小生,说话丝毫不结巴,逻辑毫无问题。

“你最近很过分诶!”

男人沉默等着星宇接下来的评语。

“打电话不接,约会爽约,现在还迟到!太丢人了QAQ尽让别人看笑话!”

助理:……………………我现在报警还来得及吗!!?蜀黍这里有人无理取闹卖狗粮啊啊。



徐总放话了:“麻烦你们出去一下。”温和的微笑。

一溜烟,谁也不敢留后。一个人掉了毛绒玩具,也不敢捡起来,弯着腰带上门。

人走完了,星宇忽然怂了。

其实,徐天是个很温柔的人,但是……不自觉地咽口水,还是感觉怕……

一束玫瑰,准确来说,是充斥了整个视野的蓝色妖姬,哗啦绽开,每一朵,娇艳欲滴,馥郁芳香。

“谁,谁稀罕你送的东西。” 星宇抱胸,心虚地撇着眼瞧。

“是我的错,最近公司事情忙,是我没考虑周全。”徐天耐心的说,随意也不随意地将玫瑰放在梳妆台上,走过去搂住了星宇,“你不喜欢就不喜欢,想要什么直接报个名字,全算在我头上。”

“谁稀罕你的钱。”星宇愤愤地说,语气还是不由自主的软了一节,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扫痒了徐天的心,“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下次在出现这种请况,你打个500字请假条有理有据开头结尾得当就好啦。”

徐天:“……”

这里两人腻腻歪歪讲话。

外面响起来紧张的敲门声。

“星宇,马上就要上台了。”

立马推开男人手臂,星宇配合的仰头闭眼套上外套。男人不气,悠闲的欣赏,像是在观摩一个杰出完美的表演,扣好最后一颗扣子。

徐天深呼吸,克制住把这个人带走不准让任何人看见的欲望。


星宇见惯大场面,大痴汉。对于徐总的眼神见怪不怪,轻轻瞥徐总一眼,徐天差点窒息。

助理倒是比谁都紧张:“星宇,这次他们好像要问一些比较犀利的问题,事先没演习过,要是遇到了你就尽量不回答。”

星宇一怔,“没事,还有什么能问倒我。”

目光倒是都心照不宣看向某个人。

徐天皱眉,开口要说什么。

星宇连忙打断,“不用不用,不需要你帮我,我的事我能办好,哪里轮到你操心。”

徐天望着星宇秀挺的鼻子,略略放心,“我就在台下看你。”

大部分人瞧不出来的阴沟的道理大家都懂,徐天就怕,星宇遇到他看不懂的玩意儿,憋在心里不说让他干着急。




说实话,娱乐圈的事徐天不懂,但他的人,是明是暗谁也不能动。









评论(1)
热度(60)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