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深】当妈妈

毕忠良死都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天。

他的爱人,躺在自己的臂弯里睡眼惺忪,半张脸埋在蓬松的被子里,还带着一点可爱的起床气,嘟囔着说:“老毕......”然后他竟然很自然的回答:“怎么了?”俯下身,吻了吻那人的嘴角。

“我好像又怀孕了。啊,好麻烦。”那人苦恼的皱起眉头,一脸纠结的看向他,说不来是叹气还是撒娇。

等...我...你说什么......

可他错愕地听见自己声音异常幸福:“又有了?你昨晚上怎么不早说?”

“你还说!”那张白净透明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不轻不重给了他一个肘击,“昨晚上你让我有机会说话了吗?!”

我......你......我怎么你了......

一团被子滚在了地上,一个人爬了出来,毕忠良眼疾手快把他一把抱回了床上,按在床头:“小赤佬,讲道理,有着身子你再胡闹我就让你起不来!”

“他踢我了......哈哈,怎么可能,他才多大。”陈深一脸嫌弃地推开毕忠良,顺脚把他踢远了,“退下吧,我再睡一会,九点叫我。”

话未说完嘴被人堵上了,来一个长到窒息的吻,吻到神志模糊,不知谁先解开了第一个扣子,起床这件事又变的没完没了了。

......

那边毕忠良让二宝把陈深叫来以后,陈深熟悉的倒了一杯花雕酒,递给他,看他慢慢悠悠的喝完,笑着问:“什么事啊。”

“陈深,”毕忠良双手交叉,一副有话好好商量有事别动手的神色,“说真的,一晚上六次过分吗?”

陈深没想到他措不及分问了这么一个不正经的问题,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难道不是一个男人的正常需求吗?”

陈深有点懵,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说你至于一早上九点不到就从被窝里起来让我不见个人影吗?”

陈深:“......”到底发生了什么。

毕忠良依旧一副苦口婆心的教导着:“而且你把阿姐请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好容易找到一个突破口,陈深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阿姐是谁?”

毕忠良倒是恨铁不成钢的瞅着他:“兰芝啊,我亲姐姐。陈深,别人说一孕傻三年我还不信,皮皮这都多大了你怎么才开始傻......”

陈深再也听不下去了。(╯‵□′)╯︵┻━┻

“二宝!!给你们处座请医生,看脑子的那种!”







哈哈,你们点的梗真好玩,介意我继续玩下去吗?

评论(11)
热度(138)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