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海深】宠 〔1〕

雷!天雷!

3p预警  不要看 不要看  不要看












梦里的场景,是他晕倒的地方,宰相一遍遍的回头望着陈深,眼神眷恋而欣慰,他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猛然间她的眼里流出血,身上是各种刑具划开的伤口,触目惊心。眼睛被针刺一样,撕心裂肺的痛。

陈深喘着气,摆脱了沼泽般窒息无助的噩梦。

卧室的天花板遥远漆黑,脸颊上片刻残留着男人指腹的温度。躺在医院的夜里,是毕忠良呆在旁边陪他,他神志清醒,尽量保持迅速悠长的呼吸声。男人粗燥有力的指节碰到他额头的时候,陈深模糊听见了一声叹息,指腹滑倒脸庞,似梦似幻的一闪而过。

“陈深,我真的认识你这个兄弟么……”

尾音消失在夜色阑珊。









伸出两根手指,抚平衣领上细小的褶皱,唐山海对着镜子笑了一下,侧过头看了看鬓角,还算齐整,挑起衣架上的深褐色西装外套,扯着领带打开了门。

迎面遇上了手中提着早餐刚准备开门的陈深,自然的低头望了一下手腕上的怀表,唐山海露出了刚刚演练过的笑容。

“这么巧,陈队长。”

时间恰的正正好好。

陈深回头,嘴角甜的腻人的酒窝慢慢浮现,“以后别叫我陈队长了,叫我陈深就可以了。”

门咔擦一下打开,陈深抬脚进去,顺手将门掩上,却遇到了阻力,皮鞋的声音在地板上格外明显。

“陈深你就这么不想跟我讲话吗?”

唐山海依在门上,歪着头看他,眼尾上挑。

“唐队长,你……”

“叫我山海就行了。”唐山海伸出手制止了陈深的应词,从善如流的说。

陈深抿了一下嘴,竟有些无力应付的挫败感,他松开握着门的手,做了一个手势。

“好,里面请。”

唐山海这次的笑才有些真意,一份满意的神色还是流露出来了。陈深忽然有点头疼。

“不知唐队……山海,你有什么事吗?”陈深说,语气带着有意无意的疏离。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唐山海干脆摊靠在椅子上,没有一点客套,语调正常。

深吸一口气。陈深选择了忽视他。

把早餐放在桌子上,一口一口吃了起来,一边翻着桌子上的文件。

阴影很快覆盖了过来,贵公子奢侈的香水味无孔不入,陈深询问性的抬眼看着他。

唐山海直视着陈深的眼睛,慢条斯理的说:“我也要吃。”

说罢微微张开口,示意陈深递过来。




门口的二宝终于忍不住咳嗽一声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到头来搞得二宝自己有点心虚。

两个人均是自然而然的看向他,就像是二宝打扰了他们正常工作谈话。

二宝:“……”




“有什么事吗?”陈深咬着焦黄酥脆的生煎,鼓囊囊的问。

“处长让你把他的早餐送去,他在狗房那里。”

二宝说完就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到底要不要跟处长汇报这件事,到底是要呢,要呢?还是要呢?

好纠结。



陈深咽下嘴里的生煎,喉结在唐山海毫不掩饰的目光里动了动。

他站起来,领着袋子向门口走去。被唐山海拉住了。陈深回过头,话都不想讲了。

“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唐山海诚恳的开口。

陈深没脾气了,“你说。”

得到了许可,唐山海不急了,一个字一个字认认真真的说。

“在毕忠良那里,要想着我。”



陈深差点把手里的生煎甩他脸上。






评论(45)
热度(353)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