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邰伟】夜曲 2

希望你们喜欢。
忍不住写了,虽然冷,但是我想写。






邰伟拨弄了一下寄来的信封,上面人体的组织碎片已经辨认不清,血迹斑斑。方木脸色发白站在一边,神情有些恍惚。
“这是……”
两人对视一眼,两下明了。
以那人丧心病狂的程度,这器官是什么也不难猜到,方木皱起眉头,克服心里的恶心,他仔细看着里面的字体。
潦草,细长的黑水笔写的,方木看了一会儿,心里有了个画面。
邰伟看出来了,也不催他说,转身坐在沙发上,打电话到警局里让安排个法医。
这边方木有了眉目,脸上有一抹轻松,邰伟不消他开口,自己用了白手套把信封保存好。
“上哪?”
“梧桐苑。”
方木停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奇怪的冷漠。
“这是那里特有的草纸,我认识那个师傅。”
“我开车带你。”
“别,不用。”
方木回头笑了笑,略显病态苍白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少有的阳光。
“怎么?你一个人去。”
邰伟诧异的抬头,虽然两人认识不过几年,但办案这件事情上可谓是形隐不离,甚至已经成了默许的状态。
“主要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去看看,你到局里去检验一下,我再去找你。”
一想也没有什么不妥,方木办事一向小心谨慎,邰伟很放心的点点头,起身拿起外套准备出去,头刹那晕了一下,脚步有些浮。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一片漆黑。
失去意识之前,隐约间听到一声微不可闻的“抱歉。”
关上门的时候,方木停下了动作,看着被自己抬到床上的邰伟,他低下眼。
“这一次,恐怕不能再和你一起喝酒了。”
咔嚓。
门关上了。

所谓自投罗网。
“怎么样?方木,你女朋友的东西好看么?”
“是不是,还没有碰过那里?”
“真可惜~”

尘埃落定。




邰伟从漫长的睡眠中苏醒,就像是过了一辈子这么漫长。
他说我不信。
他不信,那个人这么轻易就死了。
他们一起在庙里上过香,方木难得眉眼含笑,说万一实现了呢。邰伟许的是方木长命百岁,他对方木说,我信你。方木眯起眼笑起来,勾住他的肩,说你入魔啦。那你能把我拉出来吗?
你能吗?方木。
那时候,方木的胳膊是热的,有温度的。
现在他脸前的方木,脸色苍白,他拉起方木的手,软绵绵的,一股腐烂的气息。
他说,方木,你得注意个人卫生,怎么又不洗澡?
他说,方木,我帮你暖暖手。
可是他最终没能把他的手捂暖。

火焰吞噬舔上那人苍白的眉目,邰伟盯着,看完了全过程。灰烬颓废瘫在火焰最底层,邰伟缓缓的转过头,扯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离开了。
哪怕毁灭所有。
他也要,再看方木一眼。

话筒传来嘈杂的声音,邰伟清了清嗓子。
“喂?……是,我是邰伟。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待续。

评论(13)
热度(48)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