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飞波】Sunshine(短甜,一发完)

开学一个月了,没什么假期,只有一点。
这次想试一下小清新,如果失败了别告诉我谢谢【。














1
谭小飞到了深处,沙哑的叹了一口气。
张晓波有点晕,抱着谭小飞的脖子,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才缓过气来,他也懒得再说谭小飞,只能喘着气说。
“你……你慢点。”
谭小飞装作不明白的样子,问:“是慢点出来,还是慢点出来?”说的时候动作一会快一会慢。
张晓波想了一会儿才明白他语带双关,气得不行。
“老司机……啊唔……你慢点……”
“叫老公,乖。”
谭小飞笑着说,一边把他翻过来,以更深的姿势。从后边慢慢吻着白皙的后背。
张晓波无力的趴在床上,再也不跟这得寸进尺的人讲半句好话。
然而最后还是逼着叫了哥哥,差点哭了。
只是差点。
没哭。
真的。



2
张学军举着军刀冲过来的时候。
恭叔拿起了手中的狼牙棒,谭小飞咬着烟笑笑,回身看着恭叔,一棒子砸了过去。
恭叔一愣反应也不慢,勉强挡了一下退后几步,说。
“你疯了?”
谭小飞冷眼看着他也不答话,手里动作没停,脚下一个起势踏了半圈抡了过去,这下恭叔不敢含糊,扛了一下,扯着嘴角说。
“玩笑闹够就停手,别以为我会给你多少面子。”
“这是规矩。”
谭小飞笑了笑,轻轻的回了他一句。
“你打晓波那一下,我还你。”
恭叔呵呵了一声,眼睛一眯,手中动作快得几乎看不清。
“小猫扯皮的把戏。”


双腿神经剧痛。跪倒在地上,恭叔不敢置信的看着谭小飞,疼痛狰狞了五官。
阳光从银发倾泻下来,耀眼的看不清。
“你这腿,算是废了。”
谭小飞把烧尽了的烟吐了,慢慢的说。
他抬头望了一眼远方的湖面,嘶喊声已经萎靡不振了。
“这笔账,扯平了。”



3
拉着皮大衣,谭小飞走近了巷子。
站定了脚,抬头看了看,三个大字。
聚义堂。
生意有点冷清,坐着几个大爷在那里喝茶,倒像是一个茶馆。
里面的年轻人慢慢的擦着桌子,抬头看了来客一眼。
谭小飞望着那人精致洁白的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很快,年轻人笑了。
“欢迎光临~想要喝什么?”
谭小飞走过去,目光直直的看着张晓波,一言不发。他刚从牢里出来,大体理了一下,却还能看出沧桑的模样。
物是人非。
阿彪接他的时候,看样子过的也不算好,他一个人一意孤行,到这里来看心心念念的人。
“张晓波。”
“呃?”年轻人诧异的看着他,“你认识我?”
张晓波的后遗症是,遗忘了很多事情。
只能支离破碎记得高中以前的事情。
可是。
“你可能忘了,但你会想起来的。”
谭小飞说,没有笑。
“我以后会是这里的常客。”
“我想跟你一起合伙,但是能不能抽空带我去看看六爷。”
“我想给他上一柱香。”
张晓波看着他,没说话。
“可以吗?我手头还有一点。”
谭小飞语气微弱,当年的睥睨天下只剩下一丝疲惫。


张晓波走过来,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说。
“好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认识你又想不起来。”
“不过我信你。”
张晓波扬起猫弧,眼睛里有星星。
世界,被重新照亮。
谭小飞一把搂过张晓波劲瘦的腰,在他耳边低低的说。
“真的太好了。”


一切从现在开始,正正好好。










评论(2)
热度(57)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