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深】北国生君枝〔微微生贺〕

注意:女装。背景:古代。
第一次写咬不太会Ծ‸Ծ海涵。
错过微微生日我谦悔~
别废话,上车。

正文:

毕府辉煌大家,世代为官,家风严谨,只是到了几代之后难免有些勉强,官越做越小,偶尔几个中士的,因为籍贯偏僻,也没有什么人给些好职位,竟落魄了下来。
幸而先祖传下来的大宅子,富饶大气,加上余财尚有,不细看也不觉得颓败,仅是当家人心里有苦难言罢了。
毕府此代大少爷,不爱读书偏爱刀枪,家主拗不过他,加上暗想兴许是条出路,便随他去了。
恰好世交故人的后代有位在军营里谋事的,与达官贵人颇有交集,经常带着大少爷做事,得到几位大人的赏识,这大少爷处事稳重,颇有自己的度量,几次域外作战中立功赫赫,回来之后,大人们在皇帝陛下面前美言几句,龙颜大悦封了个将军,虽是不入流的杂牌名号,但杂牌名号也有杂牌的讲究,封的这一名号前代也是有位赫赫有名的将军做过,足见皇帝对这位大少爷——现在应该说是将军的欣赏了。
作战回家,少不了几个月的修息,毕府上下喜气洋洋,张灯结彩,竟比除夕还热闹几分,临街的人也都来瞧瞧这位年轻将军的风姿。
估摸着是独子的娇惯,这位将军回家路上不过与几个熟识的朋友客套了几句,便面无表情的回家了,其冷淡,见不得那些追命附势人的态度不禁令人咋舌。
一进府,热泪盈眶的父亲就迎上了毕将军,握着儿子粗糙了写的手老泪纵横,结结巴巴的重复着:
“好啊好啊,出息了,出息了……模样也俊了不少。”
毕忠良轻叹了一口气,和父亲说了几句话,走进屋里,扫了一眼花枝招展的姐妹们,不易察觉的皱起了眉,没看见那抹纤细身影,心下略有不悦,但络绎不绝的宾客分了他的心神。
应付了一日,好不容易回到布置妥当的屋中自然沉沉睡了一夜,第二日近响午才醒来,和长辈请过安以后,父亲歉意的说,昨日安排不妥当,让他劳累过度了,退掉了这几天不必要的应付,嘱咐他好好玩玩。
因而方有时间到家中远近闻名的花园中逛逛,瞧见了几个新品种,不意外的望见了那个不安的在这花园躲了几天的人,以为这就平安无事了的人。
冷笑了几下,毕忠良走过去。
二小姐虽说是庶出,但清秀的眉目间总有一股男子的英气,不仅声线有着儒士的清脆中性化,眉也偏浓,偶尔皱眉望着人,也有使女子心跳加速的魄力。无奈女子的饮食在世家中是严格控制的,即使再饿也不能多吃一口,因而二小姐体型从小就控制得好,举手投足间也有几分女子天然的妩媚。然而二小姐一次心血来潮扮成了男子,宴会上大出风头,夺尽光彩,才华横溢令满座宾客震惊,连她父亲都惊讶上来交好,才哭笑不得的发现竟是自己的女儿。斥责了一番,又被生母叶氏带到房中教训了半日,禁足了一月,出来时再无半丝锋芒,多了自然而然的怯弱姿态。
少数人扼腕叹息她为何不是男子,然而这一奇事也在时光中淡去了。
仅有毕府大少爷,冷漠的邪眉,暗度二小姐才是真的韬光养晦,也轻笑了一下他的演技之深,如果不是某次早年的意外,恐怕他至今都会称呼他为“二妹”。

【剩下的走链接,爪机无力,辛苦你们啦】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77694126726014&vid=5654398757&extparam=&from=1065195010&wm=9847_0002&ip=183.208.98.130

〔打不开链接的看这里!手机的用浏览器打开此页,选择复制这个网页,然后打开。实在打不开的,上微博搜“天真岁月不忍欺至白头”我的微博,直接看。〕

〔笔芯〕521快乐~来自单身狗的怨念Ծ‸Ծ




评论(16)
热度(162)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