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深】金丝雀[ABO,半架空]


城市的雨下的闷闷而灰暗,沾染上人世间这些年的污浊。
明明是今年的第一场小雨。
毕忠良抿着唇,意味不明的看着外面污稠的细雨绵绵,行人稀少,大多行色匆匆,衣色低调,这个当口,连小摊都不敢出来摆摊,整个城市被涂染成黑色,无聊透顶。
身旁的同事却兴致勃勃说个不停,从南扯到北,谁娶了四姨太,谁家死了老婆,南方的政府又出了什么政策,这边高层又有什么花边新闻。
说来也奇怪,毕忠良今日倒是耐性很好的听了,平日里脸早甩不知到哪里了,而且这位碎碎念的同事,兜兜转转一大圈,在末尾轻巧的提了一句话,漫不经心。
但一切就像是命运设好的局,命中注定。
“城南新开一个理发店,理发的是长得漂亮的过分,不过是个男的,叫陈深。”
同事敏锐的注意到这个一向把自己情绪掩饰得很好的男人,攥紧了手指,骨节分明的地方泛着白色。他挑了挑眉,不失时机的说,正好下班我路过,老毕你去吗?我只给你看看。
看着男人晦暗的眼睛,同事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废话。

一到门口,与街上惨淡气氛完全不同的奢侈享受,浓郁扑来。
店面布置得并不华丽,朴素简单的色彩,却到处不缺亮点的点缀,一个不起眼的拐角放着一小盆手掌大小的不知名白花,淡灰金的墙壁上挂着几副欧洲贵妇人的油画,突兀而别致。放镜子的柜子上甚至还有几块剪纸的红纸,羊脂膏的白金盒子旁边放着唱戏的面具。
毕忠良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些东西,他的视线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就凝聚在一个人身上了。
一身修身白衬衫陪着卡其色的短背心,简约干练,偶尔转头露出的专注侧脸,总有一种令人屏主呼吸的冲动。
上帝的偏爱,有时候不得不相信。
“有些东西都是客人送的,这位陈深,可是很讨人喜欢。”同事暧昧不明的话刚刚离去不远。
毕忠良充耳未闻的走了进去,正在为客人理发的陈深抬头看了来客一眼,笑容凝固了一下,掩饰般的,低下头。
正一边享受服务一边看报纸的男人也顺着抬头,看见毕忠良,露出了几分客套的笑容。
“毕处长,你也来啦。”
毕忠良也冲他笑了笑,点了一下头。
这人他还真认识,李志群的宴会上,总少不了这位的风采,也算是风头不错的红人。
“陈深你的魅力也太大了。”
顾明转过头,调侃的说,眼角藏着几分锐利,语调如同调情。
“比不上顾处长你一半。”
陈深白净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他恰到好处的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按住顾明的额角,神情和动作含着几丝说不清的妩媚动人。
顾明心情不错的继续和陈深调笑几句,一时半会,毕忠良被有意无意的搁在一边。
不过几句功夫,顾明似乎注意到冷落的毕忠良了,微笑着对陈深说。
“怎么不跟毕处长打个招呼?”
陈深随机轻巧的转过身,笑盈盈的伸出手。
“毕处长,初次见面。”
毕忠良眼神冷的可怕。
陈深巍然不动的伸着手,无暇的脸上没有半分不妥。
顾明抖着报纸,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看着他们二人。

那个在战场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拖回来的兄弟,再次重逢的时候,笑盈盈的伸着手,对他说。

初次见面。

毕忠良面色如常,甚至扯着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陈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见过,你忘了吗?”
陈深的脸苍白的几乎透明。
顾明饶有兴趣盯着陈深,说。
“哦?你们在哪里见过?”





待续




◆[捉奸现场的蜜汁尴尬]【喂
【毕忠良】您的【无数个情敌】已上线
【。

剧情好难写,而且还要挑战ABO……






评论(18)
热度(163)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