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深】元宵梦

1


毕忠良最近有些中邪。

这是局里人最鲜明一致的感受。

按理说毕大处长应该是不苟言笑,细节一丝不苟,然而,近些天,他领口和发梢总是很乱,尤其是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偶尔还有一点点引人遐想的红点点。

不禁感叹高位者私生活还是很乱的,本以为像毕处长这样的人不会有这样的问题的。

某资深人士摇头叹息。

另外,陈队长也很可疑。

他经常温和可爱的微笑是大家都知道的,只是……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幸灾乐祸的笑容首居高位。

特别是在嘲笑毕处长这件事情上。

还大家一个正常的工作环境好嘛!

“老毕我今天有事请个假。”

“……好吧。”

迫不得已低头围观人士:

“诶诶发生了什么!毕处长怎么这么开明了……诶诶诶他嘴唇貌似有点红……诶诶诶?!”

不瞎想,不乱想,实事求是,是行动处的准则。

哦。

恩。



大家都懂。


2



陈深坐在宽敞的黑色办公桌上,狡黠无辜的珉唇微笑,晃动着修长的双腿,仿佛雪山边涯上盛开的莲花,寒风中妩媚动人却又意外清纯可爱。

“老毕今晚我们一起去灯会好不好?”

“恩。你坐到我旁边。”

“?”陈深不解的偏过头看他。

“过来。”

毕忠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拍了拍斜前方的桌面。
陈深犹豫了仅仅一霎那,起身慢悠悠走到那里,玩世不恭的跳坐上去,自然的合起了二郎腿。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陈深怔了一会儿,才嬉笑着开口。

“我要去猜灯谜,凭我的才智,一定能捞到不少东西,到时候可都得老毕你拎着。”

陈深无意分开了大腿,轻轻拍了一下。

“嗯好。”

毕忠良顺手把手放在了陈深刚刚拍过的地方。

“……”

温暖有力的触感从敏感的大腿内侧传来,陈深僵了身体,觉得再发展下去不对,刚想混过去下桌,腿上的手用力一扯。

稳稳的坐落在了那人蓄谋已久的大腿上。

“这样才对。”

男人恬不知耻的说。

陈深却是咬紧了牙,不免红了眼角,有些委屈的风情让男人下身昂扬而起。

毕竟他的裤链子被男人熟练的拉开。


而且命根子还被握住了。

他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生怕呻吟出来。

男人看他咬着唇忍得艰难,轻轻吻了吻他泛红的唇角,好心的说。

“忍不住就叫出来吧。”

想松开打男人一下的手瞬间握紧了男人的衣角。

这次可是实打实的一次长时间运动。



“唔,晚上还要走一段路,这次当个热身运动吧,就一次。”

男人继续恬不知耻的在陈深耳边说话,呼出的暖气格外暧昧羞人,语末还有些可惜。

被贯穿的极深的陈深只能勉强给他一个白眼,圈住男人的腰才能稳住不滑下去。

“你慢点……唔恩……”



3

陈深裹紧了卡其色大衣,睁圆了白皙脸上的杏眼看着热闹火红的集市,不一会就把四大件集齐了。

泥人,葫芦,俄罗斯套娃,糖球。

毕忠良却好像一直在走神,不一会看看兴奋的陈深,不一会眼神便飘远了。

不高兴的撇撇嘴,陈深手腕支了支毕忠良的腰侧。

“你找什么呢?”

“诺,现在正是共党浑水摸鱼传递情报的时候。”

毕忠良淡淡的说。

陈深刹那握紧了俄罗斯套娃,不发一言,走神的毕忠良并没有注意到陈深小小的不自在,而是想了想说。

“我们去放个花灯吧。”

陈深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把俄罗斯套娃放在了衣服内侧口袋。

毕忠良也没有在意,而是歉意的挽起陈深的手臂。


“是我不好,出来还想着工作。”

陈深半个脸都埋在了高领毛衣里,闻言只是模糊的哼了一声权当回应。

是我不好。

老毕。


毕忠良难得温情的看了看陈深头顶一嘬俏皮的黄毛,微微一笑。



花絮:

“我腰酸QAQ”

“诶诶你抱我起来干嘛。”

“是我的错,这样你舒服一点。”

“恩,服务态度满分。”


————
QAQ一连上八天课回来就更文我真的是太棒了。

甜不甜?~

给他们一个甜甜的元宵,如果occ请不要介意。

献给我元宵还要上课的悲哀QAQ呜呜呜

最后一点私人话:微微你快更新我知道你在看!



评论(8)
热度(92)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