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深】洪流


看了预告忍不住撸了一篇,清水肉,无剧情。

如果微微初六之前更新了我就有后续!

————

[洪流]

他看见洪流的尽头,是原野。

最大的骗局,是自己。

————

微抿唇角,笑得无邪,他回头看见那男人冷到极致的眼神,依旧波澜不惊。

需要解释么?他问。

黑洞洞的枪口缓缓抵在他眉间,红色的杀气溢出男人的眸子,深沉的墨红,夺人心魄的骇意。

他放下手中的棕色袋子,收起玩世不恭的假笑,举起白皙透明的双手,权当示弱。

枪口猛地撞上他的胸口,疼痛在他高度紧绷的身体上不值一提,但他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漫不经心的提醒男人弄疼他了。

眯起的杏眼,狡黠又迷人。

陈深,你真欠操。

男人沙哑的声线里没有一丝情感,冷冰冰的枪口却很好的表达了男人被背叛的愤怒与吊上大鱼的顺利心情。

大鱼毫不介意的举着双手,甚至理了理头发。

老毕……

话未说完,右颊重重挨了手枪一下。

血腥味迅速蔓延,头也有些眩晕。

他勉强扶着旁边的黑色茶桌,没有倒下。

男人盯着他,眼神恐怖。

他知道,这次毕忠良真的生气了。



早上的时候,阳光刚刚洒进卧室。

陈深皱了皱眉头,想把身后骚扰自己腰肢的手推走,可那只大手一挠,腰肢全软了,剩下的也就只有送过去给人想干什么干什么了的份了。

被折腾了一夜的陈深,在早晨这个敏感的时候又被狠狠要了一番。

等到男人在他体内出来了,白色的液体从合不拢的地方流出来,男人才满意的叹息一声,说,

小赤佬,谁让你这么漂亮又欠操的?

陈深累的手指都不能动了,他懒得回男人的调笑一句,

他是自愿的吗?

顶多算是没有过多反抗,再多的反抗,就是第一次的后果,四肢被拷在床上,被做到哭泣,被迫叫出各种羞耻的话,嗓子没有声了才放开,就算是这样,男人还按着他的头,力道几乎想要把他弄哑。

兄弟你可得原谅我,一时没有忍住就过火了。

得到的不就是这样一个回答么?

他没敢放一点轻松,能动的时候就挣扎的上班。

还得避着毕忠良,他可没有忘记,某次一瘸一拐的遇见毕忠良,就被扯到办公室,压在那个办公桌上,硬是被弄出了眼泪。

他眼泪不应该早就流干了么?






现在毕忠良拿着手枪,抵着他,他知道毕忠良不会因为床上那一点点龌龊的关系放他一马。这可能吗。

他不想死,但他知道这一切就取决于毕忠良了,要是毕忠良惦记着兄弟情分,就一枪给他一个痛快,如果不惦记,就把他拉到行刑的地方,什么都试一遍。

或许他从来都想的有点多。

毕忠良从来没把他当过兄弟。

被多次贯穿的时候,他真的会想,他到底算什么,一个垂手可得的妓女?男人不喜欢他在那样不堪的时候思考,总是加大了力度,把他扯进去,扯进不堪的情欲与痛苦。

粗暴的正如男人一直以来对他一样。






万念俱灰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时刻吧。

陈深维持着被打了一下的狼狈姿势,任凭焦黄的发丝缠绕在他眼角。

一个粗糙却再熟悉不过的大手伸了过来,陈深下意识的一哆嗦,一般手伸过来,都是痛苦再上一级的预兆。
这次不一样。

下巴被人用碾碎的力度捏住,他茫然无错的对上男人幽深的眸子。

陈深,你就是欠操,你必须知道。

他困惑的看着毕忠良,似乎什么都听不懂。

下腹重重挨了一拳。

痛的要命,红光闪动。

他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引蛇出洞?

他认栽了。

评论(19)
热度(105)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