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飞波】你是我的[二](上)

“那是……我们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吧。”

“嗯……瞎说,怎么会。”

“好吧,希望如此。”

——【电话那端的往事】

张晓波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坏掉了。

昨天晚上恶狠狠的对室友黄毛说要教训那小子一顿,第二天就开始找各种理由推脱不去那个酒吧。

开玩笑,刚去就被一个装逼男亲了一口,还怎么有脸再去。

长的像猴子的黄毛表情很是滑稽的看着他,嘿嘿的在哪里笑。

“这都他妈什么年代了,你还在意那个。现在人思想open很,你被强女干了都没人管。”

“去你妈了个巴子。”张晓波骂了他一句,心里也隐隐放开了,这种事情,还是忘了好。

如果张晓波能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他一定会打死黄毛这个乌鸦嘴,操他二舅母。

不过那家酒店,他暂时是不会去了。

脏……太脏了……

谭小飞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手里的烟,然后慢慢的,把燃着的烟头按在了脚底下挣扎的男人脸上。

“啊啊啊——操——啊啊啊”

男人的脸扭曲的不像样,发出凄厉的叫喊,而谭小飞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直到男人脸上烫出的血熄灭了烟,

他才松开手。

烟头随手扔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泥土混上上面粘稠的血色。

“他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卖命?”谭小飞说,右手一摆,两个人就迅速上来夹住了男人猛烈摆动的双臂。

“为他卖命,值么?”

谭小飞继续说。两个人的动作却没有停顿,架起那个人就往某个放下走去。

男人似乎知道了什么,绝望的喊叫,却被麻利的唔上了。

谭小飞低下眼帘,呵了一声。

真是好手段,让贪生怕死的男人宁愿被水泥浇死也不愿意说出秘密被大主报复,真是好手段。
自己果然还是太嫩了么……呵。

“小飞,查到了,那个人叫什么。”

一个长相清秀的人走了过来,熟悉的叫着谭小飞的名字。

“说。”

“他叫张晓波,二十出头,是个混混,没有正经职业,整天跟狐朋狗友在一起玩。好像跟家里闹矛盾了,才到这里十几天。”

“嗯。”谭小飞轻轻点了点头,看上去心不在焉的。

“怎么,没问出来。”听到那边轰鸣的水泥机器声音,侯小杰撇了一眼说。

“嗯。”谭小飞的语气更加漫不经心。

侯小杰猜想他是被打击到了,笑了笑说:“这种货色也不一定知道什么,废了就废了吧。”

“你说。”谭小飞忽是开了口,慢条厮礼的说,“怎么追人,就是,想干一个人,怎么才能干。”

“……”

侯小杰努力调整了一下扭曲的表情,失败了以后只好尝试组织一下语言,“什么人啊,不给你面子,不过,追人还是要浪漫一点。”

“怎么浪漫?”谭小飞认真的看着他。

侯小杰有些梗咽,身边美女如云出去总是把自己盖住的谭小飞竟然问自己这种问题,真的是,哔了狗了。

“按到就干……哈,我开玩笑的。”
————————————————————
先放一半。

评论(12)
热度(77)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