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麻雀同人|毕忠良x陈深】君未嫁,我未娶(一)

怀表静静的躺在角落中,阴影覆盖了大半个表面,许久不转动的指针忽然动了一下,然后疯了一般,留下残影,逆向而转。

——————

一切似乎发展的太快太不可思议。

毕忠良看着眼前的陈深,眼神一如既往的深墨,捉摸不透。

陈深觉得毕忠良今天有很大的变化,至于是哪里,他一时也说不上来,心下隐隐带了一丝戒备。

“你喜欢那个女生?”

“……或许吧。”

陈深偏过头看着毕忠良,眼神既无辜又茫然,漫不经心的说。

“小心煮熟的鸭子飞了。”毕忠良似笑非笑的说,站起身,拿起了外套,“陪我到外边走走,聊一聊。”

陈深慢吞吞的从后面跟上,揣摩了一番毕忠良的话语,竟是毫无头绪。

如果说以前看毕忠良,感觉隔了一层似有似无的模,那么现在,就是一堵墙,仿佛一夜之间,陈深认不得毕忠良了。

真有趣,升级了么。

毕忠良感受到身后陈深熟悉的缓慢悠闲,只是好笑,本以为合了眼就可以休息了,睁开眼却是回到了从前面对着尚稚气的陈深,他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再杀他一次么?趁羽翼未满。

“聊什么啊,不会是看这些死了的枫树林吧。”

陈深微微比毕忠良落下半个身子,看着周围的行人由多变无,到了学校后面枯败的林子里。

林子以前是一个伐木基地,后来不知怎么荒废了,便就着空缺盖了这所学校。

这里也没人打扫,一片萧条,鲜有人来。

“我升职做处长了。”

毕忠良也不卖关子,淡淡的说了出来,瞥了几眼陈深若有所思的侧脸,继续说了下去。

“你过来帮我,正好谋个正职。”

“恭喜你高升,不过现在世道太乱,我还是保全自身好。”

陈深笑着摇摇头,亲昵的顺手搂住毕忠良的肩,余光扫过毕忠良墨色的眼睛,发觉没什么异样也就松了一口气。

“你小子……不过也好,省的我担心你卖了我。”

毕忠良与陈深并肩走着,顺势搂上了陈深的腰,陈深也没觉得不妥。

虽然两人做兄弟这么久,却是第一次这么亲近。

于是本来虚搭着的手,慢慢搂紧了,像是用手臂描绘出了身旁人的纤细腰肢。

“哪里会,大哥你也不找一个,我还想要一个嫂子呐。”

陈深嬉皮笑脸的说,转过头说,唇却是擦过了毕忠良的耳际,陈深微微一怔,才发现现在他们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是么?”

毕忠良也扭过头,两人的脸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距离,连呼吸似乎也有些暧昧的温暖。

毕忠良看着近在咫尺的陈深英俊脸庞,心下一动,嘴就沾了过去。

接下来的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

毕忠良吻上陈深的唇,只是轻轻沾了一下,没有深入,然后慢慢的蹭了蹭陈深白皙的脸,下滑到了颈部。

嘴唇碰到喉结的时候,陈深缓过神来想推开他,两只手却被强行按在了身后,随后整个人都被压到了墙上。

用力的霸道,竟是无法挣脱开来。

喉结被不重不轻的咬着,陈深忍住了口中的喘息,只希望身上的人赶快清醒过来,放开他,这一切都当没发生过。

然而毕忠良的右手很快的解开了陈深的上衣,开始慢慢的解开陈深的里衫,似乎是故意想让陈深明白,他是清醒而有意的。

皮肤一点点的暴露在初秋的空气中,泛起自然的反应,陈深打了一个寒颤,其实并没有冷到这样,陈深只是想快点远离这错乱的一切。

“怎么不说话了。”毕忠良慢条厮礼的解完衬衫,把手停在陈深的黑皮裤带上,温柔的说。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深咽了一口。

他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才能摆脱着突然的困境。

“不明显吗?”

毕忠良松开陈深的裤带,慢慢扯下,露出里面白色的四角内裤。

毕忠良玩味的看了一会,抬起头看着陈深血色全无的脸,只觉得十分好看。

陈深长的本身就很俊美,身材修长,皮肤白净,此刻只有唇上有着一抹血色,在秋日的日光下染上了丽色。

“我想上你。”

毕忠良顺着阳光眯起了眼。

——————————————————————

我尽力了毕忠良和陈深太难把握啊啊啊……在中秋节发一段上来,后面的先等等。

因为点梗的有六个人点这个,so,就先写这个。

看的人超过……额……希望人数能给我动力继续。

我很没底。

评论(23)
热度(116)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