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尘远】代嫁(短,完)

被活色雷出一脸血……

是搞笑的_(:з」∠)_

【引子】

这是在惠子死后,宁大少爷一觉醒来睁开眼,发现自己重生了的故事……

【正文】

少女吃了一个花瓣后,忽然想起在水中与少年的接吻,不由得脸色绯红。

也只有那个笨蛋,才会吻人下巴的吧?不过那种感觉真的好陌生好激动诶。

少女娇羞的踢着地上的野草。

“你啊,真是成了花仙子了。”娘亲走过来,腻宠的看着少女,“都是要成新娘的人了。”

“啊?”乐颜看着娘亲,眼中满是震惊,怎么回事?

“诺,魔王娶亲越来越吓人了,你不是经常夸奖安逸尘么?想必很喜欢他吧!他今天来提亲了,娘亲我就做主答应了。”

“可是……”小霸王才是我的恩人啊!乐颜盯着娘亲,张口想说什么却被打断了。

“文家的提亲娘亲已经让你做主了拒绝了,安逸尘喜欢你你也喜欢安逸尘,答应又有什么了?我看你啊安心做待嫁的新娘吧。”

“……嗯。”小霸王一定会来救自己的吧!就他那暴躁性子,乐颜低着头肯定的想,不由得抿唇一笑,他可是我最信任的人啊!

所以乐颜就没有多加反抗的答应了娘亲,丝毫没有顾虑到安逸尘的感受,反正又不是她的事情。

“这就好。”娘亲宽慰的笑了。

十日后。

迎亲的队伍长而喜庆,乐颜安安静静的坐在花轿中,心下忐忑不安又有些莫名的期待。

这十日,宁致远都没有来找自己,估计应该是在想什么对策。

想到他心急的样子乐颜就觉得有趣!

不过……乐颜抿着唇,这是……自己第几次坐花轿了??

花轿摇摇晃晃的突然停了下来,隐隐约约传来红娘和一个人的对话,乐颜明白,是宁致远来了,他果然来了……

盖头被人忽然掀下来,一身精美红妆的少年出现在了面前,少年皱着眉头,似乎是很不高兴的样子。

意外的乐颜有些惶惑,少年的样子,美是美,却总有种盖过自己的灵性,有不单单是女性阴柔的没,揉杂着少年的气息。

他一把把乐颜拉下来,乐颜并不奇怪的发现,这里是花神庙,毕竟这里的人都十分迷信,想必应该是宁致远说通了红娘,让乐颜到花神庙里祈福,由此让乐颜逃婚。

“你在这里躲着,我代替你去。”宁致远看着她,神情说不上生气也说不上开心,到有一种乐颜看不明白的嫌恶。

他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盖头,就上了花轿。

乐颜找了一个地方赶紧躲了起来,她拍了拍胸口,良久喘了一口气,不的不说,宁致远这次妆化的很仔细,这新娘的红妆,很适合少年白暂的肌肤和精致的面容,比以前的波波美腻多了!

花轿又重新被人抬出去了。

乐颜忽然觉得心里空了一块,像是缺少了什么东西,但一时又不知道是什么。

“你还记得我吗?乐颜。”一道温柔女声传来,乐颜回过头,却是霎那间愣住了。

“惠……子??”

————————(๑>؂<๑)我是萌哒哒的分割线——

宁致远端正的坐在花轿里,很是心塞。

事情尘埃落定的时候脚一滑,再睁开眼睛竟然回到了当初,一切似乎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他假装自然的跟爹谈起了安秋生,顺便一提安逸尘的父亲脸上的疤痕。

又有意无意地问起文家失踪的大公子。

看见爹爹深沉的神色,他便知道这就够了。

早一点起疑心,总会多一份防备。

可是对妹妹来说那也晚了啊……

妹妹身孕已经嫁到了文家,无法可解……

不……

也不是无法可解……

只要那个渣子可以早一天看清楚妹妹的一片真心……

宁致远攥紧了手中的红帕,眼中寒光毕漏,安逸尘,这一次,本少爷会让你无路可退……

他慢慢盖上了红盖头。

--------我是萌萌的分割线~_(:з」∠)_——————

安逸尘很奇怪,按理来说,以小霸王的个性早就把新娘子劫走,闹翻了天,宁老爷显然跟他的担忧大相径同,不停地询问身旁人宁致远的行踪。

但是今天花轿安安稳稳的到了,一切都很顺利,而“宁致远”似乎也在不远处过来了冷着脸看着他。

离着远,安逸尘一时不能分辨那是否真的是宁致远,他皱着眉头,想着,这件事必有蹊跷。

安逸尘对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就小心的凑到媒婆那里,低声询问了一句。

媒婆就眉开眼笑的说:“哎呦,就路上的时候新娘子要去花神庙里祈福,其他都没有什么。放心,出都没出来过,不会坏了规矩不吉利的,我这种事情干的可多了,不会有什么差错的。”

放心?才怪了,安逸尘心下也知道此事必定有鬼,但一时也不知道那宁致远玩的什么把戏。

“诺,时辰已到,新郎踢轿门了!”媒婆高喊道,眉开眼笑。

于是无论心中多么奇怪,安逸尘也照着习俗做了,在接新娘出轿时,手中被塞进了一个纸条。

安逸尘低头看了一眼似乎有点不太对劲的“乐颜”,将塞进来的纸团紧握在手心里,鼻尖充斥着乐颜惯用的檀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远处的“小霸王”指着安逸尘大喊:“逸尘老弟!算你有本事!我小霸王今天算是服了!”

这进展不对,安逸尘皱着眉头看着他,离得太远,宁致远的声音听不太真切。

宁致远的声线似乎跟以往不太一样,安逸尘强压下疑惑,他总觉得,乐颜知道什么,当下几乎想掀下乐颜盖头问个明白了。

但他终究是淡定的牵着新娘光滑修长的手进入大堂了,一种复杂的心情涌上心头,他觉得自己喜欢乐颜,但是为什么很希望宁致远能够来抢亲呢?

“一拜天地!”

安逸尘与新娘恭恭敬敬的弯腰。

“二拜高堂!”

继续弯腰,但是——诶?

安逸尘在眼角瞥见刚刚紧随宁老爷身后的,满脸喜色的文老爷,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挤到自己跟前,把接受自己拜堂的爹爹挤到了身后……

又发生什么了凑……

不会是文老爷是自己亲爹吧?!可笑。

安逸尘没有来得及想多,喊礼的人就没有多加停顿的继续喊了下去:

“夫妻对拜!”

再次弯腰,安逸尘突然莫名其妙的后悔了,他后悔这么匆忙的娶了乐颜,到底是为什么后悔,安逸尘也不甚清楚。

“送入洞房!”

目送新娘慢悠悠的走了,安逸尘才转过身,淡漠锐利的扫视着身后年过半百的两个老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文老爷。”

文老爷闻言喜形于色,爹爹倒是愁眉不展,似乎很是气愤。

于是,一场热热闹闹的认亲大会开始了。

经过了怀疑、伤心、难过、惊喜、释然的种种情绪后,已经到半夜了。

安逸尘看着自己过去的爹疯疯癫癫的闹过,在意识日本香会的危险和误会解决后,终于冷静下来,选择与仇人联手抗敌,仇恨以后再说后。

安逸尘叹了口气,他折腾够了。

文老爷激动的握着自己手,语无伦次的时候,宁老爷适时的拍了拍自己的肩,给了安逸尘一个脱身好好冷静的机会,眉目间充满了安逸尘看不懂的无奈:

“快去洞房吧,新娘子估计已经等不及了……呐,好好享受吧。”宁老爷意味深长的看着安逸尘。

“嗯,好。”安逸尘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还是离开了。

他想跟乐颜讲清楚,自己似乎喜欢的……不是她。

走进房间后,看着周围喜庆的布置,安逸尘没由来的恼怒着什么,像是重要的某个人无故退席,并不温柔的一下把新娘的盖头掀下来了。

丫鬟不知为何都退下了,门被轻轻的关上。

“宁致远,玩够了吧?乐颜呢?”安逸尘面无表情的说,在看清楚那人是宁致远的时候竟微微松了一口气,反而很是喜悦,安逸尘对于自己的喜悦很是不解,便认为是宁致远的无理取闹的错,所以对宁致远的语气并不好。

“她啊,应该被惠子带走远走高飞了吧。”宁致远把桌子上的合欢酒拿起来,将其中一个拿起来,塞给了安逸尘。“别浪费了。”

安逸尘接下来,刚想问刚刚那个宁致远是他找谁假扮的,就却被他强拉着来了一个交杯酒。

“认亲了?我爹速度也是真快。”把酒杯里最后一滴舔干净后,宁致远认真看着安逸尘。

安逸尘看着他身上的红妆和刚刚的动作,觉得宁致远有些妩媚,突然身上有些燥热。

“逸尘老弟,你有没有当过我是兄弟?”

宁致远酒力几乎为零,一杯下去就喝醉了,但他还是依稀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因为自己酒精中毒,安逸尘救了他,将真心话全部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呐……救了我一次偏偏要用我整个人来还你……”

“你喝醉了。”安逸尘打断了他的话,他听着宁致远的话,只是在心里低笑了一下,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忽然想起刚刚少年说他认亲的话,就又问到:“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逸尘老弟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宁致远有些晕的打断了他,扑倒了安逸尘的身上,“老一辈的事情就是老一辈的事情,管我们年轻人什么事?正事要紧……”

说罢宁致远直接吻了上来。

其实宁致远只是嘴上英雄,一做起来生疏就凸显了出来,在他的理解力,亲吻就是嘴沾到嘴似的。

所以宁致远只是蜻蜓点水般重重碰了一下,就松开了。

安逸尘愣了几秒,不由得一笑,笑宁致远是纨绔子弟却不知道这种东西。

于是用手不容拒绝的将宁致远的头按了过来,加深了这个生疏的吻,肆意的延长着时间,考验宁致远憋气的长短。

然后翻身压了上去。

……

【尾声】

纸条上写着:逸尘君,乐颜小姐就归我了哦。——惠子留。

END

以前写的,翻出来改了改(๑>؂<๑)感觉还不错。


评论(3)
热度(45)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