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歌诺】捡到一枚小花妖•中(轻松欢脱)

尽管心中有一万个不(hen)愿意,然而魏歌还是走了过去,一把轻松拉起地上的少年,不禁在内心小骄傲了一下,果然常年健身还是有好处的啊哈哈。

少年抬起眼疑惑着看着他:“妈妈?”

“……躺地上,会着凉。”魏歌噎了一下硬生生的说,他自动选择性忽略了少年的称呼,就算纠正了叫爸爸那也好奇怪的感觉,还是忽略比较好,。

而且,如果他说自己看着少年不穿衣服会脸红是不是弱爆了啊……

“妈妈,你还没有给我起名字呢。”

“……”魏歌自暴自弃的打着自己的脸,“你还是叫我爸爸吧。”

“好的,妈妈。”少年乖巧的回答。

“……”

这种小白玛丽苏言情剧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作者你给我出来!单挑!!

魏歌将呐喊咽了下去,憋成内伤。

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

滚犊子啊!我在想什么?!

魏歌这个大好的少年在内心默默流泪。

感觉自己想的本意没错,怎么就这么违和呢……

“我去找衣服给你,你先站在这里不要走远,等着我。”魏歌捂着胸口内伤的走了。

少年在他身后乖乖的站着说:“好。”

魏歌每次回想起来都很开心,幸好自己走的时候,没有回头看一眼,没有把结界加强一点……啊哈哈真是太机智了。

拿着一套整齐的衣服,迎着旁边人内涵的表情,魏歌疑惑的走了出去。

到了结界那里,魏歌愣住了。

心里无限循环一个字:擦擦擦擦擦擦……

谁抢走了我的孩子……呸,我的男人……呸……

好了,先不管称呼了,到底是谁破坏了结界,魏歌咬牙切齿的想。

按理说,这里是不会有人能破解他的结界的,魏家家传的独门秘法,怎么可能有人能轻易破解,反了天了这是。

难道是花妖自己跑出去了?不可能,魏歌果断否定,没有任何理由。

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花香,魏歌刚转过身,就被人扑了满怀,下意识抱过去,入手的却是光滑细嫩的肌肤,一吓刚要放手却被怀里的人抱着更紧。

“妈妈,有坏人。”花妖抬起眼,泪光闪烁,精致小巧的脸上满是委屈。

魏歌的心都要萌化了,嘤嘤嘤。

他怒视着后面的“坏人”,却在看清楚的一瞬间,更愤怒了。

安頔尴尬的站在几步之远的地方,看着花妖的眼神却是势在必得。

“妈妈~”花妖抱着魏歌,把头埋进了魏歌的胸前,舒服的蹭了蹭,果然还是妈妈好。

“呵?你是他妈妈?”安頔看着魏歌的眼神有点愤怒和奇怪,倒像是……养大的小白菜被猪拱了……

“怎么,你不爽。”魏歌毫不客气回敬,自己当初凭第一实力进来的时候,这个人也是这般愤怒,真搞不懂他有什么可骄傲的,不就是身材很好长着娃娃脸么?

“……”安頔死死的盯着花妖,久到魏歌以为他对花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的时候,安頔冷冷的松开了攥紧的拳头,“我一直限制他不要提早开放,就是为了准备好一切让他安全来到人世,没想到被你抢先了。”

魏歌听见安頔声音里少有的失落,莫名有些心虚,但气势不能弱,就站在原地,回瞪着。

“你可不要以为我输了,他是我的。”天色渐暗,安頔也觉得今天是抢不过来了,放了一句狠话就转身离去,还不舍得回头看了一眼。

安頔一步一步走着,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呜呜呜……

魏歌松了一口气,低头看着已经不知道何时睡着的花妖,轻轻的笑了,心安伴随着一种莫名的感受涌了上来。

然后,魏歌想撞墙自尽,花妖睡着了怎么穿衣服啊啊啊……

费了好大劲给花妖穿上了白衬衣和黑裤子,衣服都皱的难看,但是在修长的花妖身上,还是超级好看。

魏歌忽然有点后悔,虽然此刻的花妖看起来无比干净帅气,可是……自己莫名很想他不穿衣服。

没时间多想了,魏歌抱起花妖,淡淡的栀子花香萦绕在身旁。

回到宿舍的时候,周围的兄弟一个个过来表达了震惊和祝福。

“虽然我不太欢迎同性恋,不过你喜欢就好。”

“哈哈你比我爸还赛。”

“祝福你们,想不到啊……魏歌你竟然是这样人。”

魏歌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跳的很厉害。

他将花妖放在自己床上后,严肃而认真的看着那一群逗比说:“这是我一个离家出走的亲戚,他有点失忆。”

“哈哈哈你别闹。”周围人一片大笑,挤眉弄眼的看着花妖身上魏歌的衣服,还有那些褶皱。

“放心我不会跟校花说的。”

“魏歌后援团的心碎了一地啊~”

“喜闻乐见大快人心喜大普奔。”

……

魏歌无力了,算了,随他们怎么说,反正明天听花妖叫自己“妈妈”他们会更震惊。

完全不想想他们的反应。

先睡一觉再说。

魏歌麻木的想。

呵呵哒。
——————————
我真的是太勤奋了(≧▽≦)

评论(9)
热度(31)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