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歌诺】捡到一枚小花妖•上(搞笑路线,诡异文风,不喜勿入)

话说我真nao高dong产duo,文采渣渣果然只适合写小白文……

感觉魏歌应该是一个,额,不老练,不身经百战的好青年,so……嗯。

——————



魏歌同学经过十年寒窗苦读,三年没有人性的奋斗,终于喜闻乐见的考上了一所大学,还是很不错的一所大学。

毫不犹豫的报了音乐系,凭着一手好吉他,他在实考时就惊艳了一把人,其中一个老师神经兮兮的拍着他的肩说,将来绝对是告白界……呸,吉他界的中流砥柱。

这个老师对他欣赏有加,给了他自创办这所学校以来的最高分,周围人全部都是一幅惊呆了的模样,魏歌也觉得有点受宠若惊。

可惜在去掉了最高分和最低分之后,并没有什么卵用。

就算这样,魏歌仍是凭着第一的好成绩进来了,迎着无数羡慕嫉妒恨和爱慕倾心的目光。

其实别看魏歌好像是一名音乐才子,对音乐的把控就跟一家似的,他还是挺神秘的,有着谁也不能说的小秘密。

其实他是一个隐藏于世的除妖家族的嫡系唯一子嗣,这个家族那叫一个赛,历史时间那叫一个悠久,除妖本领那叫一个棒,可惜魏歌从来没有机会实战过。

连魏歌的父母都没有实战过。

谁让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



其实魏歌选了这个学校,并不仅仅是因为它的音乐系是全国最厉害的,而且是因为,它的历史相当悠长,说不定有什么遗留下来的妖精,到时候说不定就可以试一下身手,大展威风,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说实话,连魏歌的父母都没有想到自己孩子竟然还有这样一个秀逗了的盘算。

于是魏歌刚开学就开始了艰辛的寻找。

学校后面的乱草丛中……学校池塘旁边一口不知道干枯了多少年的井……人工湖四周的长长走廊……校门口那数不清的美食……啊,不对,回来……一栋看起来很多年的废弃教学楼……啊啊,好吓人,算了……满是妹子的女生宿舍……被宿管大妈打了出来,幸好蒙着脸没有被发现……

魏歌叹着气随意在一个白色长椅上坐了下来,正感叹人生伤春悲秋的时候,他眼睛忽然一亮,周围,似乎很不对劲。

魏歌蹭的站起来,一个利落的转身,趴在了长椅底下……一株含苞欲放的栀子花包畏畏缩缩的躲在下面,一看就感觉一旦盛开一定是美丽动人。

可是……妖气太少了,不足以在这应该开放的时候开放,还是给它点营养吧,魏歌红着脸想,他只是可怜这个好不容易快成妖的栀子花,才不是一看到就喜欢上了呢,他是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喜欢一枝花!

魏歌大义凛然的把自己的清气输给花妖,感觉空气中甜腻的香气更浓郁了,看来是要成功了,魏歌停止了输送,好心的在周围布了一个结界,让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其实花妖本该快化形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差最后一步了。

一瓣花瓣突然动了一下,魏歌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花妖化形。

这种看着妻子生孩子的紧张心情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没有一丝丝防备,你就这样来到我身边。

魏歌明明已经做好了在一片闪瞎狗眼的白光……管他什么颜色的光里面惊叹妖的诞生时,结果,花妖竟然只是在花开的那一瞬间,变成人了。

魏歌觉得,自己如果是一片小说里的男主角,那么作者一定是一个脑子里都是迷之和谐画面文采极差的小白黄欸文作者!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妖化形不穿衣服啊!?

一个看起来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迷茫的躺在花丛中,除了人比花娇……呸,晴天霹雳还有什么词可以形容魏歌此时的心情……

雪白凝滑的肌肤,精致的脸庞,虽然底下的东西很好的证明了性别,但是魏歌还是不争气捂住了脸,有点害羞……这种画面突然出现好像是作者脑抽的突然转变了画风。

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没有任何长时间恋爱经历的三好少年,所以一时竟也不知道该干什么,该说什么才能缓解莫名的尴尬气氛。

正当魏歌思索着怎么开口让少年穿衣服的时候,少年有些没有底气而试探的开口了:

“妈妈?”

什么鬼?!

魏歌心中五十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怎么说也应该叫爸爸吧!?

不对!关我神马事?不就是围观了你诞生吗……

“你可以,靠近我一点吗?”

少年还有些糯糯的声音响起,似乎是有些对于新事物的畏惧,急切想寻找一个可以相信的依靠。

魏歌在十八年的机智生涯里,第一次,大脑完全死机了。

嘤嘤嘤,好萌啊。


评论(21)
热度(56)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