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歌诺|安诺】栀子花开之许诺•肆(同人,正文友情向)

再次睁开眼睛,海边微咸的风吹着他的面孔,病房里熟悉的白帘子映入眼帘,许诺眼神失焦的望着窗外,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本能着拒绝想任何东西。

魏歌一直守在他的床前,见他醒来了自然万分惊喜,但他不敢出声,怕刺激到许诺,于是静静的守了一会,确定许诺不会突然情绪激动,才悄悄的走出病房。

门口等了好久的安頔立马站起来,看到魏歌警告的眼神后,他把刚要出口的大声询问憋了回去,努力用口型来问许诺现在怎么样了。

旁边的几个人本来很悲伤的心情,但看到安頔蹩脚努力的样子都不由得露出笑容。

魏歌轻声说:“让他好好冷静一下吧,别进去吵他了。”

大家都点点头,才松了一口气。

韩老师站起来,递给魏歌一张纸:“这是在言蹊轮椅上发现的——遗书。”她的嗓子不由得有些梗咽,他们两是多好的孩子啊……怎么会成这样?

魏歌接过来,皱着眉头看了一会:“这是什么意思?”

韩老师摇摇头,道:“不知道,恐怕只有许诺才知道了。”

房间里突然传出响声,魏歌一惊连忙回身,只看见许诺跌跌撞撞的走出来,脸色惨白。

他扶着墙,求助般的看着愣住的魏歌:“让我去看看言蹊。”

魏歌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安頔已经快他一步上前搀住了许诺,安頔皱着眉头说:“不行,你现在太虚弱了,医生说你已经熬夜好久了,昏倒就是因为受到刺激,你不能再作贱自己了。”说完也不管许诺的反对,轻松将他抱起来,走进了病房。

魏歌犹豫了一会,没有跟进去,因为护士说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而他陪许诺到醒来,安頔应该窝火了很久吧?让他们说会话吧,但是他时刻准备进去,毕竟安頔是那样火爆的脾气。

魏歌看着身后早已习惯的张在昌和康健,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朕跟你们说,要不是朕这么机智叫来韩老师,你们都不会坐在这里!”

……

安頔将许诺放在了病床上,有点惊讶又有点气愤许诺的轻,他一只手轻松将不安分的许诺按在床上,一手拿过柜子上保温箱里的粥,“你为什么要熬夜?为什么这么瘦?”他盯着许诺,将心里的莫名的火归结于对于许诺作贱自己的愤怒。

许诺正懊恼于没有跟安頔一起去锻炼,在看起来很瘦却有一身完美肌肉的安頔面前毫无反手之力,所以一时不想回答。

安頔看见他那个样子,怒火不由得窜了上来,重重的放下手中的粥,用双臂将许诺整个人牢牢的锁在床上,“许诺,你究竟想怎么样?为了一个女人,你就特么这么的想死吗?”

许诺愣住了,怔怔的看着安頔的眼睛,安頔本来怒气冲天的瞪着他,被许诺这样专注的看了好久,就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安頔尴尬的躲闪着许诺的眼神,刚一偏过去头,就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自己为什么要不好意思!!?

魏歌听见里面的动静,终于忍不住推门进来,看见安頔压在许诺身上这个架势,先是一晃神,然后连忙将安頔拉下来。

安頔也知道自己冲动了,没有挣扎任由魏歌将自己拉开。

“你说的对,是我的错。”许诺忽然轻轻的说,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下面涌出一点晶莹的东西,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许诺的脸庞精致到如同天神一般,“你们先出去吧,我想静静。”

魏歌与安頔对视了一眼,前者眼中是暗示,后者眼中是懊恼,于是两个人头一次这么心灵相通的互相搂肩又出去。

又同时回头说:“记得喝粥。”

说罢,两人又极有默契的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叹着气走了出去。

门口的几个男生表示,今天遇到鬼了,好可怕!

——————————

😂论情敌之间的共同语言,被女人打败的悲哀

😳本文安诺,歌诺,请相信。

正文完就开始你懂的内容,嗯,估计还得两张这样。

问一下怎么把文字生成图片打进来?


评论(8)
热度(32)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