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歌诺|安诺】栀子花开之许诺.叁(同人,友情向)

许诺几乎是崩溃的打开车门,跨了进去,他急忙地启动着车子,但因为手抖和焦急,熄灭了好几次。

后面气喘吁吁的魏歌敲了敲窗户,示意许诺下来,让他开。

许诺不敢耽误一点时间,直接爬到了副驾驶位上。

魏歌打开车门,熟悉的启动了车子,后面的安頔什么话也没有说坐到车的后面。

“去哪里?”魏歌问。

“言蹊的疗养院。”许诺闷闷的回答。

于是急忙赶来的季彦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开着自己老爸的车扬长而去。

姗姗来迟的三个人依次拍了拍他的肩表示了同情。

“我们还是打车吧。”

四个人无奈的站在街头,祈祷这个用车高峰期能来一辆车,哪怕是一辆三轮车。

然而车里的三个人却不像那四个人气氛这么和谐了。

安頔一直与魏歌不对盘,或许是真的从内到外的不对盘,以至于他们七个人都玩到一起了,安頔还是经常与魏歌吵架。经常到只要不傻的人都能听出来,安頔其实就因为大学里的时候,魏歌一直想要许诺而耿耿于怀。

所以安頔坐在车里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看着副驾驶上露出的头发。

魏歌是很乐意很许诺讲话的,但是刚刚两个人吵得这么凶,魏歌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加上许诺是那种一旦决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绝不回头的人,所以他也不想再开口给对方似乎有所转机的感觉,更何况,他心中乱成一团,言蹊她……怎么会跳海?

虽然电话里说的是言蹊已经跳进去了,救援人员正在搜寻,估计生还可能性不大,但是许诺不相信,她真的会如此看清自己的生命,他爱的人,他珍惜的人,怎么会这样看清自己的生命……

许诺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强忍住眼泪,虽然内心强烈希望言蹊只是觉得闷想去游泳,并不是想不开,但是理智告诉他,他在也见不到言蹊了。

魏歌明显感觉到身旁人的心情很低落,立马想到肯定是言蹊出了什么事,心下却是一阵莫名的烦躁,又是她,她究竟还想惹出什么事情来?许诺都为她放弃了这么多。

一路疾驰的魏歌真正的关注点却不是马路,而是坐在他身旁的人,身旁的人如此难过,竟连他都心里涩涩的。

魏歌在快到医院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用右手搭上许诺的肩表示安慰,三秒都不到就被安頔打掉了,于是两人狠狠的对望了一眼,哼了一声。

心不在焉的许诺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刚到医院就迫不及待的下去了,一路狂奔,速度快的竟连体育很好的安頔都是勉强跟上。

这个医院是言蹊自己选的,她说她喜欢在海边的感觉,这家医院正好临海,建在离海面七八十米的悬崖上,偶尔海面风平浪静的时候,护士会推着一些不方便行走的病人下去看看。

许诺对于言蹊的要求自然是都答应,他很希望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行走的言蹊重振旗鼓,漂漂亮亮的活下去。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言蹊选择了这里竟是为了……自尽??

前台的护士微笑的招待了他,但听到他要来找的人的时候笑容立马消失了。

“七楼,太平间。”护士轻声说。

许诺忽然冷静下来了,安頔与魏歌不放心的一人抓着他一个手臂,许诺颤抖的想张开嘴说什么,却连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来,嗓子似乎不是自己的了……

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发声,下一秒,只记得自己似乎倒了下去,有什么人扶住了他,大声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

看了两遍电影我真的感觉到,像许诺这样的稀有温暖男友,真的不会轻易放弃言蹊,所以纠结的时间是有的,但是估计下一章就可以结束了,我也不想这样写啊😂

但是许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不忍心把他写渣😣

正文友情向哦……是作业……所以不是正文的地方……😊


评论(5)
热度(31)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