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歌诺?安诺?】栀子花开之许诺.壹(同人,不喜勿入,正文友情向)

许家公子,一诺千金。

言蹊的手指抚摸着纸上龙飞凤舞的八个字,像极了那人在舞台上光彩夺目的样子,她不由得痴痴的笑了,这是她最爱的人,也是为了她能付出一切的人。

她将宣纸放在背后,然后扶着轮椅上的扶手,艰难的站起身,自己去巴黎跳舞的梦想已经是不可能实现了,但是他的梦想,还有很大的机会。

毕业以后,似乎每个人都懂事了不少,在社会的压力下也慢慢平息了一些理想的不甘,许诺兄弟四人与魏歌他们冰释前嫌,竟有些难兄难弟的感觉,一起组成乐队,取长补短,平时各忙各的工作,偶尔休息的时候一起去酒吧唱歌,没想到意外被一家很有名的唱片公司看中了,他们七个人外形条件都很棒的,加上各有所长,都被签下了。公司决定送三个新人去国外深造,其中不出意外的有有着好嗓子的许诺,大家都心服口服,言蹊也为他开心,但是许诺顾及着言蹊病情恶化,不愿意离开。

毕竟人生总是充满着意外,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那一次,曙光开始出现的时候,言蹊的三个好姐妹就出事了……许诺害怕自己或许会回不来,让几乎已经残疾的言蹊在国内孤零零的一个人。

言蹊回忆着与许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那些腻歪美好的场景,不由得泪眼朦胧,对于许诺这样几乎完美的男朋友,她真的认为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

现在,她的腿部病情恶化,很有可能永远都好不了,许诺为了她想要放弃得来不易的机会,那怎么可以?她已经失去了争取梦想的机会,决不能让自己最爱的人为了自己而失去梦想,他的梦想,应该实现,也必定实现。

言蹊双手困难的扶着海边的栏杆,费力的攀爬,腿部用不上一点力气,幸好她本身并不是很重,加上长期练舞的手臂虽然纤细但充满力量,所以很快跃了过去,摔在了海边的沙滩上,一些细碎的石子扎进裸露的皮肤上,猩红的血冒了出来,浑身疼痛,泪水抑制不住的流出来。

言蹊并不是因为疼痛而哭,长期受腿部撕裂疼痛的她对于这点疼早已习惯,她难过的是自己没有给许诺留下一句话,她想过写些什么,但拿过纸来后,以前思路清晰写起文章来毫不费力的她似乎随着梦想的死去而死去了,她踌躇了半天也只是写下了那八个字。

许家公子,一诺千金。

她心虚的连自己名字也没有写上,许诺会明白她的意思的,但,她这种做法无论对他们哪一方都太无情了,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

没有什么犹豫的时间了,被自己支开的医务人员应该很快就会发现自己不见了,言蹊发狠的向前爬着,每移动一点眼泪都将那块地方润湿……

她爬进了海里,然后继续爬,直到可以施展她辛苦练出来的泳技时,她才让已经满是细小伤口的手臂双腿离开地面,奋力地向前游去,直到她实在是没有一点力气再移动,她认为足够深的时候才停下,任由海浪将她向更深处推去。

言蹊早就研究好了海水涨潮退潮的时间,所以这海浪只会将她向更深处推进,并不好将她推向海岸。

她无力的下沉,头脑因为窒息而昏沉,大量的咸苦海水从鼻腔口中涌入,伤口因为咸水的浸泡而更加撕心裂肺的痛,她很快失去了意识……永永远远失去了意识……

她昏过去之前嘴巴无意识的张来,蠕动了一下。

许诺……

———————————

有一个暑假作业是5000字小说,于是我就写了(*/∇\*)因为要交,所以……友情向

评论(1)
热度(21)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