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越苏|恭苏】双生苏●二(不是3p,脑洞大,两个屠苏)

电视剧里黑化的屠苏一出来就萌上了,所以有一个屠苏性格有点黑化(๑>؂<๑)原因以后会交代的。另一个屠苏妥妥的原先人物。

感情线是【越苏】还是【恭苏】我会标出来的。

那不废话了。

- - - - - - - - - - - - - - - - - - - -

【越苏】

“师兄!”芙蕖慌慌忙忙地闯进门,甚至没有通报一声,俏丽动人的脸上满是惊喜与不解。

“何事如此慌张?”陵越淡然的开口询问,心下却是疑惑不已,自从自己登上掌门之位后,就鲜少看见芙蕖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屠苏……屠苏回来了!”芙蕖来不及稳定气息就激动的说出来,下个一秒那人就从身旁一闪而过,自己只来得及看到一片残影。

屠苏?!陵越放任着自己的速度冲向大殿,丝毫不怕伤到人、不怕碰到什么东西、不担心自己身为掌门的稳重形象被毁,只是想尽快见到那个人。三年之约,屠苏,这是第几个三年之约了?

在看到那个人站立在大殿门口时,在距离那个人只有几步时,他停住了脚步,定定的看着那个人,端详着他,跟原先一模一样,岁月在他脸上似乎停住了脚步,让陵越刹那间有些晃神,像是,屠苏从未远离,而自己还不是天庸城的掌门。

屠苏抬起头,目光与陵越相碰。

时间在两人的对视之间忘记了流转。

“师兄,屠苏来晚了。”竟是迟到的那个人先开了口,一拱手,双膝竟是要下跪的样子。

陵越的内力已今非昔比,看到下跪的趋势后一个箭步将他扶了起来,自己怎么可能忍心再看他下跪??

下个瞬间,双唇被一个温暖的东西覆盖,早已处事不惊的陵越看着近在咫尺的纤细睫毛,真真怔住了。

蜻蜓点水一般,那个人很快移走了嘴唇,表情依旧如同记忆中那样,似乎刚刚只是陵越一个错觉,但那温暖的感觉还停留在唇上,而且脸颊还有些……火辣辣的热……

“师兄?”看到陵越半天回不过神来,百里屠苏轻轻开口询问,他一动不动的凝视着陵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本来是十分难得的笑容,不知为何带上了几分……屠苏从来没有过的邪气,“这不会是师兄的初吻吧?”

“什么?”陵越感觉自己像是出现了幻觉,屠苏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难道这是一个幻境?陵越眯起眼睛,隐隐的露出杀气,竟敢有人胆敢在天庸城布下幻境还骗了自己……可是屠苏的气息……自己怎么可能感应错??

“师兄,屠苏刚醒来,举止奇怪,望师兄谅。”看到陵越眼中的杀气后,百里屠苏很自觉的恢复了陵越记忆中的样子,只是突然牵起了陵越的手,向大殿走去。

陵越感受到手掌里的温和,不由得浑身僵硬,虽说以前屠苏也曾牵过自己手,但那不过很久以前了……至于多久……自己已经忘却了……

————————————

【恭苏】屠苏站在天庸城下热闹的大街上,熟悉的欣喜和许久未归的害怕一缕缕缠绕上心头,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去为民除害?可是那个与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走的时候严格警告过他——

“干什么都好,别接侠义榜任务,不然咱俩都玩完。”那人说完似乎要走,看到屠苏眼中不易察觉的担心后又悠悠叹了口气,“你开口问能怎么样?我打晕风晴雪后,将她安顿在村民那里了。顺便一提,她头发全白了,时日不多了。”

所以……他真的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救晴雪?去哪里寻找能够救晴雪的方法?……回幽都?据那个“自己”说,自己会被抓起来研究的……还是算了吧。那……去找熟人?屠苏认真的思考着。

“少侠可让在下好找。”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屠苏瞬间僵硬,认命的慢慢回过身,看见了在阳光下温柔微笑的欧阳少恭,躲避着对方温和的眼神,他几乎是心虚的小声叫道:“先生……”

“怎么?他扔下你不管了?”欧阳少恭缓慢走向心虚的少侠,狭长的双目微微眯起,摆出了一副“快给我解释”的神情。

“……”

“屠苏不辞而别,不应该给在下一个解释吗?”

“……”

“嗯?”

“……”屠苏决心不开口,虽然是那个“自己”将自己骗了出来,但是……出卖别人这种事是肯定不能干的。

“是不是那个屠苏对你说了什么?告诉在下吧,在下是不会怪罪你们的。”欧阳少恭有着十足的耐心等他开口,毕竟,这一千年他都等过来了。

“他说……让你偶尔失策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问我想不想看看。”听到欧阳少恭的保证,屠苏没有任何犹豫的立即相信了,而且是以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速度,于是果断把同谋给卖了。

“……”听到屠苏的话,欧阳少恭有一种扶额的冲动,但是心下却生出了几分兴趣,“真是有趣~”

不过……欧阳少恭现在最感兴趣的还是眼前的少侠,他慢悠悠的开口:

“那么依屠苏之见,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屠苏不知。”自己好像从未见过少恭发怒的样子,而且感觉现在少恭并不生气……于是屠苏就老老实实回答了。

“看来屠苏一点也不了解在下啊……”欧阳少恭轻叹了口气,屠苏见了没有来的有点内疚,“屠苏与我一世为敌,最后也死在对方手中,但屠苏连自己的敌人都不了解,真是少恭的过错。”

“不。”屠苏脱口而出,话一出口自己也怔住了,他不知道为何会突然说出这个字,也不知道下面该怎么说。

幸好欧阳少恭似乎也不在意,而是轻笑着拉起屠苏的手,“那在下有义务让屠苏了解了解在下了。”说罢,不容反抗的拉着屠苏向前走。

“先生这是去哪里?”屠苏也不好意思反抗,只得跟着少恭的步伐向前走。

“青楼。”少恭转过头,冲屠苏璀璨一笑,贴近的丰神俊朗的脸让屠苏不禁闭上了嘴,脸有些微红。

可是……青楼??……是什么……

刚想询问少恭,少恭却是加快了脚步,屠苏只好沉默着加快脚步跟上。

少恭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评论(8)
热度(28)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