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all邪】我欲与君相知 (上)

看完了重启篇,控制不住自己写了一篇……

车速很猛……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试试。

ooc预警  预警

这章花邪  和  黑邪    下  全给小哥♡

——

我从小花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双腿还在打颤,深吸一口气。多年未曾犯怂了,我竟然想回去挽救一下。

但想了一下,第二天还要早起办事。
我决定还是找个地方吸口烟,冷静一下。

本是你情我愿的快哉事。小花技术不错,前戏充足,大家都很舒服。

弄到第三次时。小花冷不丁一个大动作,贴在我耳边问了我一个问题。

“瞎子和我,你更喜欢谁?”

尚有余潮的我眼睛都没有睁一下,脱口而出。

小哥。

话刚出口。我咯噔一下。心道。坏事了。

果然这花儿爷真有种。抽出家伙,拎起裤子,动作一气合成。站在一旁冷眼瞧我。

我心想,大爷,您好歹给句话。要杀要剐您老便。但没敢说出来,面子上小心翼翼地开口。

“不行了?那我走……”

“你走吧。”解语花理了理衣领和袖口。没给我一个正脸。

小花生的俊美,配上这表情,简直宛若天仙——但是我见惯了大场面,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神,然后问道:

“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一下再走。”

小花又给我冷冷一撇。

解……解决个毛线。都解决两次了,还差这第三次吗?

我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佯作淡定的问:“真没事,那我走了。”

没回应。解语花已走到书桌旁,留给我一个背影,竟然有点……

我转过头,不看也不想。推门出去了。

刚拐到后院,寻思这里怎么都是封口的?便迎面碰见了瞎子。

他见到我很是惊讶。

这当然是我推测出来的。这黑瞎子身形一顿,又若无其事的走了过来。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番。

“这么快完事儿?不会吧,你是不是跟解花语说了什么?”

我有点无语,这是对我太了解,还是对小花太自信了。

不想跟这货耽误时间,我尽量礼貌的措辞:“麻烦你让一让。我困了。要睡觉。”
黑瞎子没理我。

我正纳闷这黑瞎子怎么回事?只见他径直走过来。熟练的解开了我的腰带。

我十分愤怒。腰腰腰带是用来绑手的吗?

黑瞎子附下身。深陷在黑夜里竟莫名沙哑了许多。

“小三爷。我帮你看看后面有没有漏风?”说着。手就往我后面探。

我下意识往后一躲,后背撞到了一堵墙。正暗骂着什么地理位置?就感觉到黑瞎子已经开始切入正题。

“别。别在这里。”我的声音已经变了调。

黑瞎子从善如流地停了下来,表情高深莫测。他说,那小三爷用上面帮我弄一会儿。

我顿时怔住了。脑海里闪过一系列回忆。

黑瞎子看我跟看书一样,拖长了尾音。

“给小哥弄过?小三爷,你每次想他都跟少女怀春一样。”

我呆呆的看着他,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话。就感到一阵天翻地覆。脸朝着粗糙的墙。

一捅到底。

幸而事先做得好,没有太痛。只是涨的慌。
我之所以没骂出声来,是因为黑瞎子这家伙纯靠蛮力,一下一下往里撞。我出口的词全碎成音节。这瞎子是打桩机托生的吗?顶得我又酸又涨,只想吐。

评论(2)
热度(71)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