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递上处花

cp可拆不可逆,逆是我的雷点。
最近萌瓶邪,薛晓,草的同人。

【毕深】 细嚼慢咽 吃干抹净


事情到了这一步是怎么回事,陈深也不太懂。





面前的年轻女孩例行问了几个问题,顿一顿才扯到重点:“那么,你们愿意皆为夫妻吗?”

前面几个问题两个人平平淡淡的回答了,直到现在陈深的呼吸才有点不稳。

真的,要结婚了?

也不是没纠结过,也不是没想过,本以为已经下了决心,到这一步时,还是没法利落回答。

毕忠良温和的笑了笑,侧过身子,说:“我尊重他的意见。”

既不亲密过分,也不显生疏,但到底让心里有鬼的人听着不舒服。

陈深依着胸口浮躁的一股气,“好。”



“请去拍张照片吧。”年轻女孩礼貌的指了指里面的小房间,在他们起身后露出了无奈的目光,又是一对不情愿的?那说话语气真像是公事公办。

实际上也的确是“公事”。


两家是世交,婚事又是从小在家里长辈的敦促下定下的,基本上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如今毕家越做越大,若不是还念着以往交情,这事还真有点攀贵的感觉。

陈深儿时与毕忠良见过几面,总归不是很熟,毕忠良虽待人温和友好,也很是称兄道弟般的交情,但不过只几面,后来毕忠良有出国留学,两人也是泛泛之交罢了,如今见了面,年龄不小了,婚事就提上了日常。

家里的长辈们见过面,聊过了细节,安排两个人见了几面,便定了日子让他们先去领结婚证。

至于仪式,还得忙活小半年才行,必须得盛大隆重。

家里人有意安排毕忠良亲子开车送他来,他坐在副驾驶,话也不过几句,沉默是常有的。

两个人的兴趣爱好也完全不一样。

拍照时,被摄像师要求靠近一点,两个人的肩膀才挨在一起。



陈深有点走神,他开始留念前几天搂过的那两个女孩子,柔软香甜的气息,完全不像旁边这个的严肃内敛,气场逼人。

拍完照后,毕忠良顺势请他去吃晚饭。


他应了。


恰巧那家法国餐厅旁边不远处有毕家的珠宝店,毕忠良把车停下来了,什么话也没多说,给陈深开了车门,手臂贴着陈深略过时,带过的风,竟让陈深产生了一种错觉。


一种侵占的占有欲。

陈深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好笑。说实话,现在来这里,估计也是省了以后再跑一趟的麻烦。

等到坐在天鹅绒沙发上,店主亲自捧来一碟子已经准备
好的钻石时,他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精挑细选的几款指环款式也送了上来。


毕忠良已经,亲自准备过了?


待毕忠良亲手把其中一个指环套上来看看合不合适时,那恰到好处的尺寸终于让陈深产生了危机感。


毕忠良抬起头,对上了陈深的眼,耐心的询问他:“这个怎么样?还是刚才那一个好看?还有呢,试完再挑吧。”

那双黑色的眼球里透出的晦暗神情,完完整整展现在陈深面前。

我是不是,一直忽略了什么?

一直以为这种夫妻模式只可能是相敬如宾,甚至可以默许对方有婚外情的陈深,忽然,明白了。

毕忠良从第一次见面时,眼睛就在说。

“你是我的。”



评论(10)
热度(147)

© 双手递上处花 | Powered by LOFTER